新锦江娱乐有限公司

电 话:159 0691 6666

邮 箱:735089999@qq.com

网 址:http://xjj6789.com
线 路:www.xjj900.com

新闻资讯

【百家廊】消夏旧味一桩桩

  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绿树荫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古人在榴火争艳、昼长人倦的盛夏里消磨时光,往往会寻幽馆芳林,于优游閒适中放游身心,销尽夏日暑气。

  汉代,已经有一种名叫「叶轮拨风」的大型纳凉器具横空出世,其消暑效果相当可观。《西京杂记》载:「长安巧匠丁缓作七轮扇,大皆径丈,相连续,一人运之,满堂寒颤。」唐代时,出现了供人消暑的「凉屋」。「凉屋」傍水而建,採用水流推水车推轮摇转,将凉气徐徐送入屋中,或用机械将水送至屋顶,任水沿簷而下,製成「人工水帘」。

  唐王朝甚至还规定,盛暑酌免群臣朝参。开成三年(838年)夏,天气巨热,诗人姚合与同僚们趁假游览曲江,写下清新诗句:「暑月放朝频,青槐路绝尘。雨晴江色出,风动草香新。」而更多的官僚士大夫,则选择在园林别业消暑雅集。《开元天宝遗事》载:「长安富家子......每至暑伏中,各于林亭内植画柱,以锦绮结为凉棚......为避暑之会。」

  「辋川别业」是唐代著名的私家园林,诗人王维常在此宴客消暑。「轻舸迎上客,悠悠湖上来。当轩对樽酒,四面芙蓉开。」白居易也曾在自家园林作诗:「何处堪避暑,林间背日楼......从心至百骸,无一不自由。」说到消夏避暑,最为奔放前卫的要数诗仙李白了。他在《夏日山中》写道:「懒摇白羽扇,裸袒青林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

  宋代司马光曾设「独乐园」,进行避暑营造。用厚牆壁和瓦屋顶来抵御烈日,营建室内良好的通风环境,室中央凿沼池,引水贯宇下,绕庭四隅,发挥增湿降温作用。在宋人画作《风簷展卷图》中,一间傍山临水、三面居室环抱在长松修竹间,主人身便服,右执羽扇,真实地反映了宋代的避暑生活。

  千竿竹翠,水阁透虚凉。琥珀盏盈红湿处,水晶帘里醉风光。有竹的地方有阴凉,有水的地方生清风。西湖是南宋人夏季避暑的上佳之地,人们或将游船停泊在柳树浓荫下,饮酒纳凉;或敞衣裳钓鱼,到月亮升起时方回家;或乘坐宽敞通风的大船,躺在竹蓆寝具上,时不时到湖中洗个澡,可谓好不惬意。

  在炎炎夏日里,林木鬱的高山寺庙带来的不仅有外在清凉,还有内在心静。白居易曾有「人人避暑走如狂,独有禅师不出房;可是禅房无热到,但能心静即身凉」的佳句,王维感同身受,在《苦热行》有云--「忽入甘露门,宛然清凉乐」,王维和白居易可谓心有灵犀一点通。即便不在佛寺之中,只要身心放鬆纾缓,自然不觉暑热。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热散由心静,凉生为室空。其实,身体的燥热多半缘自心态浮躁,万事不理,心自清凉。古人把消夏之心上升到个人修养和人生境界,乃身心向内的实操。当时没有空调、冰箱,但他们长于纳凉湖心、避暑竹林、高卧北窗、碧池赏荷、夜宿谈月......一样把盛夏过得有滋有味。

  民国时的文人,喜爱躺在竹椅里或铺亚麻床单的床上看漫画,让晚风徐徐吹过,也有无限的惬意。丰子恺漫画《折荷图》,画两个孩子玩荷叶,头上都戴荷叶帽,显然刚刚採莲归来。《种瓜得瓜》写意硕大无比的绿皮大西瓜驼在男孩背上,一女孩在后面托瓜,两人齐心合力地运瓜前行,可真笑煞人。还有《锣鼓响》中的老奶奶,手拿一把蒲扇,迈小脚去看戏,也很耐看。其实,烦夏莫如赏夏,把消夏过成诗情画意,最妙。清代文人袁枚曾以《消夏》为题赋诗:「不衣冠近半年,水云深处抱花眠。平生自想无官乐,第一骄人六月天。」袁枚「不衣冠」,有点儿像与李白「裸体青林」的隔空对话:二人均不顾世俗,融入自然,独得其乐。杜甫消夏诗句意境也很美:「竹深留客处,荷淨纳凉时。公子调冰水,佳人雪藕丝。」

  孟浩然有妙诗「散髮乘夕凉,开轩卧閒敞。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讲求没什麽比静谧心态更轻鬆释怀。在水边写过许多好词的苏东坡,也乐于暑期纳凉,因有「水殿风来暗香满」的妙语。宋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则喜独在池畔柳荫下,支张胡床吹凉风。他在《纳凉》里写道:「携杖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

  诗豪刘禹锡也深谙此道,醉于山林水榭之外,寻一避暑去处--水亭。「千竿竹翠数莲红,水阁虚凉玉簟空。琥珀盏红疑漏酒,水晶帘莹更通风。」诗中的「水阁」,是唐朝王公贵族们建的「空调房」,也便是前文所讲的「凉屋」。阁内自生清凉,帘外有翠竹红莲可赏,几个好友围坐簟席之上,饮酒赋诗消暑,想想就是一种旷达的享受。如果天气实在太热了,古人就会从冰窖里取来早已贮存好的冰块。最早的冰窖出现在周代,头年冬天大量贮藏天然冰雪于冰窖中,到第二年夏,便从冰窖中取出冰块或白雪,摆放在居室当中就成了「冰盘」。冰盘不断散发凉气,与冬季火炉的作用正好相反。到明清时,大户人家喜欢把凿孔于地的矮盆景移开,置放一桶冰水,凉气满屋。

  古人採冰颇讲究,先在天不太冷时用「冰」将冰面切断成一平方米大小的方块,不动;然后,被切断的冰块下面继续结冰加厚,按原来断口再切,这样冰块就会上浮一些。如此反覆,一直度过三九天,冰块颇巨;起冰时,用挠将切断的冰块拉上岸,运至冰窖里成垛储藏。唐宋时,有一种「酥山」甜点在盛宴上出现,製作类似採冰,冬日成形后于冰窖中牢牢凝固,不变形不变质。酥山就是今日「奶油冰激凌」的前身。

  有关消夏美食,《燕都小食品杂咏》有咏酸梅汤诗︰「梅汤冰镇味酸甜,凉沁心脾六月寒。挥汗炙天难得此,一闻铜盏热中宽。」解放之前,酸梅汤小贩手持两枚铜盏,敲响声走街串巷售卖。酸梅汤是用乌梅、桂花、冰糖和蜜熬煎成汤,放凉后以冰镇之。《本草纲目》讲:酸梅汤除热烦满、安心、止肢体乏。京味酸梅汤以正阳门外大街「信远斋」最出名。据传是採用清宫御膳房秘方做的消暑解渴饮料,清凉可口,酸甜味佳。文章来源:新锦江娱乐:www.xjj6789.com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7-02 11:18:31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