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锦江娱乐有限公司

电 话:159 0691 6666

邮 箱:735089999@qq.com

网 址:http://xjj6789.com
线 路:www.xjj900.com

新闻资讯

从蒙昧到专业 --《拾舞话:香港舞蹈口述历史(五十至七十年代)》

  刚于上月公布的香港舞蹈年奖2020,将「杰出舞蹈服务」奖颁发予城市当代舞蹈团发表的研究计划「香港舞蹈口述历史(五十至七十年代)」,具体内容包括中文出版物《拾舞话:香港舞蹈口述历史(五十至七十年代)》及英文版、网络版本。《拾舞话》以香港舞蹈「前专业化时代」为主要研究年代,由两位研究员亲身访问十位在五十至七十年代活跃于香港舞蹈圈的前辈,包括吴世勳、吴景丽、郭世毅、梁漱华、梁慕娴、郑伟容、杨伟举、刘兆铭、刘素琴、锺金宝;再从各位前辈的记忆中提炼不同角度的观点与视野,呈现口述历史记录方式,建构香港舞蹈早期发展史料。

  从《拾舞话》开首数个章节的访问文字,五六十年代的香港由于经济文化条件局限,其时并没有什麽「舞蹈」或「发展艺术」的概念。大部分「舞蹈工作者」都只把跳舞视为谋生技艺或业馀兴趣,更遑论进入「古典舞」、「现代舞」的讨论。大概要到六七反英抗暴事件后,港英殖民政府开始积极发展青年政策,投放资源在「文娱康乐」项目,才逐渐有多以「艺术」、「文化」的角度看待「舞蹈」,进而再确立「舞蹈家」、「表演艺术」的文化角色。早在五六十年代投身舞蹈事业的前辈,大多与影视行业有密切关係。由于电影电视工业(乃至粤剧)对舞蹈元素有一定需求,第一批「舞蹈工作者」吴世勳、吴景丽,顺理成章在教明星跳舞、为情节编舞的层面上,发挥一己所长,为银色表演事业增色。影视工业加持后,进入殖民政府讲求管治的六十至八十年代,舞蹈作为一项可以吸引青少年参与的群体活动,甚至成为港英殖民政府与爱国团体争夺人心的角力场。

  这一边厢,殖民政府以优越的文化姿态,提供西方艺术文化为青年政策的内涵,舞蹈等「文娱康乐」成了青少年精力和时间的出口。以芭蕾舞为代表的上流社会艺术教育,逐渐进入普罗大众的视野。另一边厢,香港爱国力量通过若干学生组织,如梁慕娴提及的「学友社舞蹈组」,培养并动员学子心怀祖国的爱国情怀和组织纪律。百花齐放下,舞蹈专业化迅速进入艺术教育的领域。当然,专业化本身同样是政治,尤其与西方艺术世界要求挂鈎的「舞蹈专业资格」普遍被追求。背后不但有着与西方艺术标准接轨的慾望,隐伏了欧洲中心主义的无远弗届。至于香港作为一个面向国际的华人大城市,中国人流徙的一面,造就具中西舞蹈背景的「舞蹈工作者」如梁潄华等,在美加创办华人舞蹈学校,发挥香港人在文化上的辐射能力。

  郭世毅、杨伟举、郑伟容、刘兆铭、刘素琴就是这一波专业化过程的拓荒者、先行者,在「前专业化时代」将舞蹈艺术发扬光大,其中更有前辈与来自苏格兰的锺金宝创立「香港芭蕾舞学会」。锺金宝(Joan Campbell)曾经在七十年代末于「香港芭蕾舞团」教育部任教,开拓由舞团自行训练舞者的可由之路。艺术机构「自备」舞者,不但解决舞团在招募舞者时水准不均的问题,舞者藉着在艺团专业培训和持续演出,晋身为以跳舞为职业的「专业舞蹈表演者」。所谓「专业化」,就是指向这一批在香港舞蹈生态中,不同岗位的舞蹈从业员的诞生,包括编舞、全职舞蹈员,舞蹈教师。而舞蹈发生的「地点」如街头、天台,专业化地摇身一变为舞蹈教室、表演厅等「场所」。

  芸芸受访者中,锺金宝一席话最能概括五十至七十年代舞蹈作为西方文化、艺术教育先锋的价值。植根香港的芭蕾舞,是所有中产阶级都想女儿们接受的艺术训练。锺金宝强调,芭蕾舞训练原是一整套审美价值观的建立:「上芭蕾舞课,不一定要成为芭蕾舞者,而是学习社交、行坐仪态、举止优雅、聆听音乐。离开课室后踏上舞台与否并不重要。一踏在街上,自然就能优雅走下去。」修习芭蕾舞蔚然成风,慢慢脱离只有高等华人、上流社会才能沾染的贵族气息;随着社会的富裕,审美的浸淫、对美的感受能力和追求,芭蕾舞所代表的美艺,也是一个公民不可或缺的素质。锺金宝的话,解开了笔者自四岁学习芭蕾舞、不旋踵到七岁便草草放弃的心结--舞艺修习有时,真善美长存我心。文章来源:新锦江娱乐:www.xjj6789.com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8-08 11:33:15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