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锦江娱乐有限公司

电 话:159 0691 6666

邮 箱:735089999@qq.com

网 址:http://xjj6789.com
线 路:www.xjj900.com

新闻资讯

画家吴雪宁:传递正能量是艺术家社会责任

  去年修例风波期间,人们对「自由」定义的争议一度成为城中热话。近期香港国安法立法,有关「自由」的讨论又再次被掀起。有人担心艺术家的创作自由会被香港国安法所限制,但本土艺术家吴雪宁(Jully Woo)从艺术的视角去看「自由」,相信国安法不会影响创作的自由度,更认为要懂得思辨,才能在任何环境中寻得「自由」。

  多元文化中确认身份

  「一个好的创作人无论如何都能给自己开拓出一个适当的创作空间。」毕业于英国中央圣马丁艺术及设计学院,其后在媒体和服装设计行业工作超过二十年的Jully,早已习惯在各种文化交织、变化、起伏中学会灵活变通。Jully现为一位全职艺术家,平日除了投入绘画创作,同时也会开班教儿童画画。英治时期和回归后的香港在她的生命中各佔一半的时间,就好像中西文化在她心中佔据的比例也等同一样。多元文化在人生不同的阶段Jully带来衝击,但她却百分百肯定自己中国人的身份。面对香港国安法的立法,她表示支持用法律来保障市民的方式,并从来没有对创作自由感到忧心。「首先,我不会以政治题材去创作,更可况我觉得创作本身就是一种自由,所以我认为国安法不会对艺术家造成任何影响。」Jully觉得思想本身没有设限,更没有一种环境能给艺术家带来约束。

  1997年是香港的里程碑,也是Jully人生的转捩点。回想香港回归逼近的日子,虽然涌上一波「移民潮」,但根据Jully的观察,大部分的香港人当时对于回归的感觉,其实并没有太负面,甚至有所期待。「当时的香港人都只是聚焦于民生和生活,只要维持原来的繁荣稳定,很多人还是很愿意回到祖国怀抱的。」

  同年她从香港飞到伦敦修读设计,以满足自己对西方文化的渴望。她忆述,当时「崇洋」对于英治时期的年轻人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在英国的时候,如果有人问我从哪里来,我会说『我是中国人』,再仔细一点会加上『我是香港人』。」可是Jully强调,她认同自己「中国人」的身份并非因为回归以后突然之间演变出来。对于她个人来说,通过在英国接触的多元文化、看过来自不同地方的艺术展览和经历自己的创作中,能够重拾对自己中国人身份的一种确认。

  回归后港人视野更广阔

  Jully六岁的时候开始在学校写书法,长大以后再将中国人在艺术作品中的留白和空间感与西方艺术相比较,除了能发现截然不同的创作思维外,也在这些细节中将自己作为中国人的背景不经不觉在作品中呈现。「一幅作品会无形中渗透一个人的文化底蕴。」Jully觉得艺术作品往往有微妙的方式来呈现个人身份。「我感觉我的根就藏了在作品里面。」Jully提到自己在画西洋画的时候就会不经意间用了东方的技巧和审美来完成,是自然发生,所以身份不用刻意去强调,但也无法否定的。

  Jully毕业后回到回归以后的香港,这个城市也正式成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她关注到香港的文化和生活习惯慢慢被本土的影视、中文歌曲、文字作品等所影响,「中文为先」的形式和影响比较深远。「这个也是自然衍生出来的,因为英国文化慢慢『fade out』,本地的作品就逐渐和西方文化看齐。」因此,Jully认为回归以后,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艺术都能百花齐放,香港人的眼界其实比之前要广阔,艺术家发挥的机会也更多。即使如此,近年香港的年轻人对于自己的身份,甚至对国家的认同感就未见增长。Jully认为部分年轻人虽然尝试去否定自己的身份,但他们的习惯、言行和文化却早已植根于心中。「只是他们没有承认自己中国人的身份。」Jully观察到当中的一些年轻人其实不一定能准确理解西方文化,反而能理解中式、中文、本土的思想,这其实已经是身份的证明。

  而香港年轻人对于自己身份产生的模糊感,Jully认为问题归咎于香港的教育没有加强市民对国家的认识和认同,也没有一个完整的体系让学生熟读中国历史,导致年轻人无法清楚知道自己的根。「没有读历史,年轻人不会知道自己不是一出生就是『香港人』,而应该是父母原籍的地方。」而作为一个艺术家,Jully觉得将自己的身份辨别清楚相当重要,因为它掌管着作品命运,而身份也是创作中主要的灵感来源、元素和一种启发。「艺术当然能陶冶性情,但要是在艺术作品中能够让人有更多的思考,化解矛盾和误会,那香港必然会变得更加好。」因此,Jully期望香港人能够藉着国安法的立法作为一种提醒和反思国民教育的重要性,同时鼓励艺术家在作品中给人传递正面的能量,让人先从情感中放下不满和仇恨。文章来源:新锦江娱乐:www.xjj6789.com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8-20 11:19:37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