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锦江娱乐有限公司

电 话:159 0691 6666

邮 箱:735089999@qq.com

网 址:http://xjj6789.com
线 路:www.xjj900.com

新闻资讯

【此山中】柏林废宫九龙皇帝前传

      1.jpg

  1996年非常寒冷的深秋柏林,我以Canon影印机将街头拍下的「九龙皇帝」曾灶财涂鸦「墨宝」印上柯根纱布料然后压摺製成衣服,也用化学纸作原料,以泼墨手法上色,效果似宣纸,却比画画宣纸耐湿,坚韧有力,可裁可缝作演出服装。

  位于原东柏林地下文化艺术中心Techeles(废宫),演出场地及设备严重不足,灯光尤甚。大会准备的模特儿费用只够顾用两名非常不合格的初入职者。

  情绪沮丧,失望放弃皆无补于事,人急智生,不若重新审视能挪用的人力与机械资源:灯光只有正常需要的20%,不满意模特儿不若全数放弃,跟梅卓燕切实交谈……

  1985年,李碧华为香港舞蹈团编写舞剧《搜神》,4部曲请来4位编舞家及4位服装设计师分担,相对的,我是新人,由总策划发办,全为兴趣,他们派什麽我做什麽。

  结果竟然配搭前辈舞蹈家赵兰心老师编的压轴部分《射日》(赵兰心,资深舞蹈家,在我们童年时代,服务无綫电视舞蹈组,与黎海宁、施露华、领队梅丝丽等等丰富了我们童稚的舞蹈视线与文化角度 ),主角为当时刚冒起的舞蹈员梅卓燕,舞团原有一线主角甄梅,故卓燕获派小名「小梅」。自此我们建立在舞台上及友际间颇深厚关係,也曾多次Crossover舞蹈与服装,由心敬佩的Muse(梅卓燕)。

  1996年深秋,小梅刚刚从纽约作客席舞者归来,研习即兴Improvisation舞技,立马决定齐集随队到柏林CCDC一众舞员,以即兴形式由他们任模特儿,随他们意愿自选舞步展现我的设计。

  即兴到什麽程度?

  小梅本来已准备好独舞首本《水银泻》,带备充裕的「厨房锡纸」,让我用了好些份额布置一个银色反光小舞台,将所有原本不足的灯光挪到舞台上面,置至靠近观众中心的一角,将所有锡纸置灯光之下,做成一堆光云。没有排练,没试穿衣服,甚至音乐的选择与次序安排也只有负责同事及我洞悉。舞者/模特儿女孩穿肉色紧身衣,男孩则非常简约只穿肉色T-Back。人数不多的舞者/模特儿们,排列展厅一角,在下一身黑衣犹如隐形也站立一旁,为他们即场换上衣服。

  音乐徐徐响起,让首位舞者随他心意及步伐演绎,以灯下银色锡纸小舞台为中心,当看到下一位舞者站到台前另一边,意即时间到了,Time's Up需回来换下一套衣服。如是者,流水行云、小马奔腾、即兴群舞……让观众在谢幕时不停拍掌10分钟;任谁人都估计不来的结果。

  演出完毕,被邀Encore重演,甚至移师到德国其它剧场再演……一年后,我们以类同形式在西南部时装重镇 Dusseldorf湖光山色郊野博物馆Hombroich以更开放形式演出另一套重新製作的新衣系列,相距不过1年,1997年1月推出的系列「九龙皇帝King of Kowloon 」已传遍世界,吸引以倍计更多的观众。

文章来源:新锦江娱乐:www.xjj6789.com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8-21 11:59:39  【打印此页】  【关闭